<form id="tb7rd"><nobr id="tb7rd"><progress id="tb7rd"></progress></nobr></form>

<noframes id="tb7rd"><form id="tb7rd"></form>

<noframes id="tb7rd">

<address id="tb7rd"><listing id="tb7rd"></listing></address>
    <listing id="tb7rd"><listing id="tb7rd"></listing></listing>
    <form id="tb7rd"><nobr id="tb7rd"></nobr></form>

      <listing id="tb7rd"></listing>
        您好,歡迎來到法言法語網!
        搜索

        丈夫把家底打賞給主播,妻子還能要回來嗎

        發布人:法言法語 來源:上海二中院 :2021-09-09

        刷抖音,看直播,內容有趣直接送“飛機”、送“游艇”,這樣的打賞方式給網友帶來許多樂趣也引發了許多法律問題。當丈夫拿家里的全部積蓄背著妻子打賞給主播,這錢妻子還能要回來嗎? 

          【案   情】  

        王某于2016年在某直播平臺注冊賬號開始觀看網絡直播,每當夜深人靜、妻兒熟睡之時他總是喜歡在陸某的直播間逗留。

        直到2019年,王某前前后后共打賞給陸某價值90余萬元人民幣的虛擬禮物。王某的妻子張某知曉此事后將丈夫王某連同直播平臺、主播陸某一同告上法庭。

        張某認為,王某未經自己同意將夫妻共同財產贈與主播,明顯超出日常生活所需,損害了夫妻共同的財產利益,屬于無效行為,要求被告直播平臺和主播陸某返還其丈夫充值、打賞的款項。

        一審楊浦法院判決駁回了張某的訴訟請求,張某不服,上訴至上海二中院。上海二中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 一審法院評析 】 

        陳海峰  楊浦法院民庭副庭長

        奚懿  楊浦法院民庭入額法官

        本案系一起由配偶一方當事人花費巨資向主播打賞后另一方要求退還的糾紛,涉及的法律問題大致包括:王某與平臺、主播相互之間的法律關系,王某在直播平臺上充值行為的法律性質,王某對主播打賞行為的法律性質,上述行為之法律效果受何種因素影響等。

        首先,王某與直播平臺以注冊協議及充值協議確立法律關系基礎,二者之間構成有效的網絡服務合同,充值屬于消費行為。

        其次,王某與主播以虛擬道具互動娛樂,打賞之標的物并非貨幣,而是產生并存儲于平臺網絡數據庫中的數據信息等衍生物。不論是王某抑或主播,均不對打賞的虛擬道具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之權能,其本質實為虛擬代碼或計分符號,王某與主播之間未能因此產生新的需要法律干預的關系,故毋需單獨就打賞行為予以法律評價。主播為直播平臺的服務提供方,雙方簽署協議,除個人行為外,直播服務內容由平臺吸納,因此本案主要處理的是王某與直播平臺之間的法律問題。

        最后,關于夫妻共同財產處分的效力,王某作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三年間的充值、打賞數額多則千元、少則幾塊,平臺難以察覺其侵害他人財產權的可能亦無義務審查用戶的婚姻狀況并取得其配偶同意。因此不能認定直播平臺對王某所處分的財產屬于夫妻共同財產是知情的或存在惡意的。

        同時,王某的打賞行為呈現小額、多次、長期性等特征,作為日常娛樂消費,并未超出夫妻一方對共同財產的處分權范圍。

        woman-591576_960_720.jpeg

          【二審法院評析 】 

        王冬寅 民庭團隊負責人

        網絡直播屬新興行業,益處甚多,尤其是給受疫情影響而滯銷的商品提供了極為良好的線上推介途徑。但與此同時,行業內各項規范尚不完善,諸多問題不斷涌現。法院如何裁判,不僅影響打賞者本人的個人及家庭生活,也浸染整個直播行業乃至影響社會經濟秩序。

        2020年最高院出臺的《關于依法妥善審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二)》中明確了: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未經其監護人同意,參與網絡直播平臺“打賞”支出與其年齡、智力不相適應的款項,監護人請求網絡服務提供者返還該款項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而對于像本案這樣涉及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打賞主播后要求返還款項的并無明確的法律規定。本案的判決即是對本無明確法律界定的網絡打賞行為的性質和效力做出了法律評價。

        首先,在打賞行為的界定上,將打賞行為評價為無法律意義的事實行為及牽連行為,應以前置的充值行為作為整體評價,即觀眾在觀看直播時候的充值行為屬消費行為,打賞行為系虛擬道具的使用,不發生法律效力(區別于傳統意義上的贈與)。

        其次,在觀眾使用“夫妻共同財產”充值和打賞時,要明確充值打賞業已成為正常的生活所需,其本身并不當然無效。而在打賞是否構成無權處分的判斷中,要從頻次、金額、持續時間、打賞發生時段及行為人是否違背公序良俗等作綜合判斷。

        最后,作為裁判者,需要指出,作為直播平臺,應當擔負起與其盈利相對等的社會責任,嚴格管理直播內容,并在充值金額、充值次數方面設置警示或限制,倡導理性消費,注重促進正確社會價值觀的營造和培養。


        注:本網站轉載作品僅為學習交流,義務普法,著作權歸原作者享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如轉載本站文章,請注明文章來自法言法語網。

        法言法語_丈夫把家底打賞給主播,妻子還能要回來嗎_法律咨詢-律師咨詢-法言法語網-執業5年以上專業化律師平臺
        法言法語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加載更多評論

        日本A

        <form id="tb7rd"><nobr id="tb7rd"><progress id="tb7rd"></progress></nobr></form>

        <noframes id="tb7rd"><form id="tb7rd"></form>

        <noframes id="tb7rd">

        <address id="tb7rd"><listing id="tb7rd"></listing></address>
          <listing id="tb7rd"><listing id="tb7rd"></listing></listing>
          <form id="tb7rd"><nobr id="tb7rd"></nobr></form>

            <listing id="tb7rd"></listing>